您的位置:首页 >> 来稿选登 >> 亲近呼伦贝尔大草原 来稿选登

亲近呼伦贝尔大草原
点击量:23 发布时间:2019/8/23 作者:军休六中心 吴会泉

在草原和牧民生活的歌曲中,有首《呼伦贝尔大草原》在向人们吟诵:“我的心爱在天边,天边有一片辽阔的大草原”“额尔古纳穿过那大草原”“草原茫茫天地间,洁白的蒙古包散落在河边”“林海茫茫云雾间,矫健的雄鹰俯瞰着草原。呼伦贝尔大草原,白云朵朵飘在飘在我心间。呼伦贝尔大草原,我的心爱,我的思念……”不光深情地表达了当地蒙古族人思念家乡一草一木、山山水水的“心爱”,也召唤着慕名而去想亲身体验美丽大草原的游人。6月下旬,我乘火车经40小时的长途跋涉,到达呼伦贝尔市(后简称“呼市”)海拉尔站。沿途的草矮仍泛黄,导游说“今年仅5月份下过阵雨。昨晚才下了雨,你们是能带雨来的客人,就是我们最尊贵的客人。”在5天的行程中又下了两次阵雨,虽影响点行动自由,但很快就到处郁郁葱葱,散发出牧草的清香,加上蓝天白云,令人神往。

呼市2001年10月由盟改市,成国内最大城地,面积26.3万平方公里。有12万平方公里的松柏白桦林,10万平方公里的草原,人口约270万。海拉尔为其一个区,人口30万。所以在各景点之间,多见的是“茫茫的草原”,但因有不高的小山丘环绕,而看不到“一望无际”的大草原。偶尔看见路旁的数量少的马、羊群,和小蒙古包群。导游介绍说,当地蒙古族大致分两大部分,“长袍”蒙古人,为牧民,听不懂汉语。每年要寻牧草好的地方放牧,还要保护草原,常搬四次家。蒙古包为家,牛羊的头数表明家的贫富。家产全在女人的头饰(可达30斤)、衣饰,和男人的马饰(马鞍嵌金银)上,没有其它不动产。养的羊全身是宝,羊肉远销国内外市场,戏称“羊吃的是中草药,喝的是山泉水,尿的是‘太太口服液’,拉的是‘六味地黄丸’。”其他蒙古人是“短袍”,已汉化,说汉语,在市区住,路旁的这些多为他们经营的旅游村落。让游客春看杜鹃(呼市市树),夏看草原,秋庆丰收看那达慕会,冬看雪景。为保护草原,不许在牧场建砖土房或固化地基的蒙古包。给游人住的蒙古包外观为白色圆形,门高1.2米。内设与酒店标准间相同,架空在草地上的地板上,有两张单人床、衣柜、桌椅及小电视。隔出的小弓形,是独立的卫生间,有洗漱、便池和淋浴。与时俱进完全不同原生态的席地、铺毡垫而卧,布满家庭用品的氛围。睡在床上,身处圆形的木条布毡包围,望着中心圆穹顶,能清楚听到包外的微小声音,也算是体验到蒙古包的风味。

这次也观看特为我们组织的小型那达慕大会。入场时按蒙古习俗接受迎宾酒:双手接酒碗后,左手端碗,右手用无名指蘸酒,对天、对地弹出来敬天、敬地。最后你能喝酒就一饮而尽,不能喝的沾唇抿一口,再将酒碗双手递还主人。牧民的孩子是在马背上长大的,3岁学骑,12岁获自己专用马。现奔驰在赛场上赛马、套野马、骑马射箭、下马摔跤,传承着“长袍”蒙古人的血性。这次规模不大,相对大牧场不那么壮观,但身临其境,可想象出旗盟的那达慕大会的热闹。

呼市中心的成吉思汗广场,高耸的大立柱上有成吉思汗的骑马雕像,周围出征的群雕,马、牛、骆驼、绵羊、山羊等五兽鼎,浓缩地表现了一代天骄的神韵。呼市博物馆详尽介绍了他及子孙的征战。经查铁木真出生在今蒙古国肯特省,但生息繁养在呼市,而成大蒙古帝国的根基。大本营的金顶大帐,可容千人,博物馆按1:13缩小比例的模型陈列在馆中,此帐当中有他及四皇后的坐蜡像及陈设,气势磅礴。彪悍的铁骑和石炮队主战,随骑可带“白食”奶油、奶茶、奶皮,“红食”干制的牛羊肉,边骑边战边餐。后勤可赶着成群的牛羊,制兵器的工匠随队补充兵器,不必“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”。在铁木真大汗行营,有复原的装在24匹马(或牛)拉,两旁木车轮直径1.6米多的车载金色大帐,是铁木真等的随军流动指挥帐,高5米,实用面积200平方米,声势浩大。这是对手无法对抗的优势。因此可打到中亚,东欧、地中海、黑海,成为包括现今中俄在内的40个国家,面积达3000多万平方公里的帝国。成吉思汗两个最重要的女人——母亲和皇后都是呼伦贝尔人。他常休息的呼伦湖,被称为“像海一样大的湖”,尽显元代的辉煌。